• 首页> 国际 > 亚马逊仍在燃烧:新总统为经济效益重启雨林开发,而国际资本才是
  • 亚马逊仍在燃烧:新总统为经济效益重启雨林开发,而国际资本才是

  • 发布日期:2019-11-07 12:17:39 信息来源:互联网
  •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6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亚马逊仍在燃烧”,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2019年8月16日,在巴西南大河州乌梅塔镇,一名印度女孩坐在燃烧的树桩上

    "亚马逊雨林正在燃烧吗?"

    这应该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当地时间8月20日下午2点左右,巴西圣保罗,南半球最大的城市?超过1200万圣保罗居民突然发现他们头顶的天空正在变暗。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发布的卫星照片显示,在巴西巴拉那州和亚马逊河流域2800公里外的圣保罗,一股向北的冷空气遇到了森林大火产生的烟雾,意外地带来了漂浮的微粒和有害气体。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inpe)随后证实,根据其安装的监测系统和10颗外国卫星拍摄的图像,今年1月至8月,巴西共发生85,000起火灾,比去年同期增长77%。在80,000多起火灾中,另一半发生在亚马逊盆地的九个州(通常被称为“巴基斯坦亚马逊”)。除玻利维亚、巴拉圭、秘鲁等邻国宣布的灾情外,2019年的大火已经摧毁了9000多平方公里的亚马逊雨林,并向空气中释放了大量温室气体和一氧化碳,没有结束的迹象。

    圣保罗雾霾的爆发导致持续数月的亚马逊雨林大火首次引起全球公众舆论的关注。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网络上,“为亚马逊祈祷”已经成为频率最高的话题标签。环保主义者和欧美名人指责巴西政府对森林砍伐和环境破坏负有直接责任,并发起了不同数额的慈善筹款项目。法国总统马克龙称这场大火为“国际危机”,并威胁说,如果巴西政府拒绝履行其环境保护承诺,法国将无限期搁置两个月前达成的EU-南方共同市场自由贸易协定。八月底在法国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亚马逊大火也成为焦点话题。法德领导人共同宣布向巴西等四国提供2200万美元的紧急财政援助,敦促他们尽快灭火。尽管巴西政府随后拒绝了援助,但它同意再派遣43,000名士兵和4架飞机参加灭火行动,并从8月29日起在60天内禁止点火。巴基斯坦亚马逊地区也进入了全面紧急状态。

    然而,这些只是水面上冰山的一角。与国际社会充满悲伤、愤怒和焦虑的声明相比,巴西政府及其国内公众舆论的反应非常不同寻常。在国家空间研究所率先公布火灾数量增加的数据后,刚刚上任六个月的总统贾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于8月2日解雇了研究所所长加尔瓦,理由是“此人与激进的环保主义者勾结,利用虚假数据抹黑巴西的国家形象”。在马克龙公开批评巴西政府应对环境问题负责后,博索纳罗也做出回应,指责对方傲慢自大,并试图破坏新执政党振兴巴西经济的努力。8月25日,巴西最大的报纸《环球》在一篇头版文章中宣称:“亚马逊雨林不是“地球的肺”,2019年不会经历历史上最大的火灾。”在波索纳罗的社会自由党(psl)各地方组织的宣传中,欧洲的援助和监督已经成为破坏巴西主权和经济独立的大阴谋的一部分——环境主义者和殖民主义者相互呼应。

    2015年10月4日,在毗邻巴西亚马逊的马托格罗索州,一大片热带雨林被开垦为大豆种植园

    将立场置于事实之上,更关心“谁在传播坏消息”,而不是信息的可靠性,是后真相时代全球政治的典型特征,也是2019年亚马逊大火与之前环境灾难之间的区别。辩论的双方都不怕在假唱中滥用夸张的词语和虚假信息。当麦克伦在社交网络上攻击巴西政府时,他不仅错误地匹配了今年早些时候拍摄的照片,还误导了“热带雨林产生地球20%的氧气”等没有科学依据的观点。博索纳罗指责环境保护组织是第一个纵火犯,认为外界正试图夸大火灾恐慌,以“破坏新总统重建巴西经济的努力”。至于法国总统,“他应该首先处理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而不是指责巴西”。巴西前陆军总司令博阿斯将军甚至提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建议:对于像麦克龙和小特鲁多(加拿大总理)这样“喜欢侵犯其他国家主权”的人来说,“军事回应”是必要的。

    政客们在前台煽风点火,而公众则在互联网上吐痰。这家跨国农业巨头是过度开发雨林的最大利润来源,自始至终保持沉默:这是看似活跃的全球火灾辩论中的缺陷。模糊的“保护环境”和看似合理的“保护主权”都不足以帮助巴西摆脱全球化带来的恶性循环。欧洲和亚洲的消费者需要一个稳定的市场机制来确保获得巴西生产的大豆和牛肉,但仅靠市场机制无法解决大豆种植和过度放牧造成的雨林破坏。它要求发达国家除了简单的财政援助之外,还要传授更多的生态农业技术,要求各国政府携起手来,迫使寡头承担更多的责任,甚至要求普通民众树立更科学的饮食观念。但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亚马逊今天仍在燃烧。

    在亚马逊雨林遭到大火蹂躏的消息传出之初,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曾宣布,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南半球的气温为历史第二高。许多巴西政府支持者抓住机会对社交网络发起反击,声称这场大火是一场“自然灾害”。当然,这是一个真正的扭曲:与今年春夏之交发生在加利福尼亚的季节性火灾不同,巴西亚马逊地区的气候潮湿,昼夜温差不大。即使偶尔发生自然森林火灾,它们也会很快熄灭。真正的原因是基于经济动机的大规模人为纵火——在第二年11月至6月的雨季期间,农牧公司雇佣的大农场主和非法商人将使用推土机和大型拖拉机推倒雨林中的大树,并初步规划大豆种植或放牧所需的地块。然后在7月,旱季开始后,他们有计划地同时向几个方向放火焚烧倒下的树木、枯叶和树根。居住在雨林中的动物和植物要么被烧死,要么被迫迁徙。在这种极低的财政成本运作之后,新的种植园和牧场被开辟出来,成为大豆和牛肉生产持续增长的基础。占全球牛肉贸易市场20%的巴西牛肉就是这样诞生的。

    与许多“古老”的坏习惯不同,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过度砍伐亚马逊雨林在巴西仍然不是常态。铁矿石、铝土矿、咖啡和可可出口收入是国民经济的支柱。种植园主对中部和北部地区贫瘠地区的开发刚刚延伸到亚马逊东南部的塞拉多草原。然而,在1964年至1985年军政府执政期间,情况发生了变化:为了实现迅速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目标,巴西政府决定在全国实施激进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路线;除了高税收之外,重工业发展所需的资金主要需要通过农产品出口来筹集。基于这一考虑,该国中北部草原和雨林的开发由军政府作为一项长期战略进行管理:国家首都从大西洋沿岸的里约热内卢迁至中部高原的新城巴西利亚。任何个人或家庭如果连续耕种/放牧土地一年以上,都可以向国家殖民和土地改革研究所申请成为该国中部和北部无主土地的所有者。为此,军政府制定了一个鼓舞人心的口号——“无人区为无人区”,希望能激起人民的热情。

    2017年6月28日,在巴西朗多尼亚州,养牛场工人正在指导牛返回农场。在导致亚马逊雨林毁灭的众多原因中,养牛影响最大

    结果,从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成千上万的巴西农民,像军队一样,从东南沿海向北迁移,从政府那里得到了数千公顷的荒地,把自己变成了种植园主和牧场主。军政府向这个“边境兵团”提供了相当大的发展补贴,并在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建设一个4000公里长的跨亚马逊公路系统,以方便拓荒者进入雨林。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推广乙醇动力汽车,使得巴西农产品的国内运输成本长期低于阿根廷和其他邻国,使其在出口市场上更具竞争力。然而,开始时,砍伐和加工森林木材仍然是拓荒者的主要选择,只有不到40%的森林被改造成牧场。然而,在1973年全球石油危机之后,巴西政府决定人为压低其货币新克鲁塞罗(New Cruzeiro)的币值,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由于汇率变化导致的出口增长,西欧市场对巴西牛肉的需求急剧增加,当地货币牛肉价格在短短几年内翻了一番。先锋们很快发现,在高通胀的巴西,“放牧”是一种回报率极高的投资方式。随着肉类出口价格的持续上涨,只有待开发的雨林需要改造成牧场,以确保牛不会受到流行病的影响,而且预期的年回报率已大大超过银行存款利率。出口木材的“小变化”长期以来一直被他们忽视,经常发生的火灾和焚烧废物逐渐成为常态。

    不仅如此,汇率变化也给巴西农产品种植结构带来了巨大变化。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贬值了两次,导致传统上出口到西欧和日本的美国大豆严重放缓。1980年,巴西农业研究公司利用这个机会与私人育种公司合作开发杂交热带大豆品种,这样传统上只在温带种植的大豆也可以在炎热的巴西中部和北部种植。饥荒后,在塞拉多草原和亚马逊雨林,种植园主在酸度较高的土壤上撒石灰,然后种植转基因热带大豆,并使用杀虫剂和化肥促进产量增长。收获的大豆除了作为鸡、生猪和其他畜禽饲料出口国外外,还可以加工成植物油,用途和需求广泛。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巴西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大豆生产国。到2016年,全球29%的大豆将在巴西种植。

    无论是放牧还是种植大豆,对水资源和未利用的土地都有巨大的需求。随着塞拉多草原的发展接近极限(该地区也是巴西玉米、咖啡和木炭的主要产地),拓荒者的足迹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渗入亚马逊雨林。从1970年到2012年,巴西亚马逊地区13%的土地被点燃,总面积近70万平方公里。在过去的50年里,80%以上被破坏的雨林已经变成了牧场,为巴西近一半的肉牛提供了繁殖地。根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巴西的牛总数已经超过2亿头,其中至少有8000万头过去曾在亚马逊雨林放牧。从1970年开始,巴西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摧毁了相当于青海省的地方。在这里,有计划的纵火不被视为一场灾难,而是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一部分——在2005年和2006年,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年平均火灾数量接近10万起,直到2010年以后。巴西政府可以振振有词地宣称2019年的火灾“不算太大”,这并不重要。

    值得思考的是,巴西农民不仅点燃森林满足本国国民的消费需求,全球牛肉和大豆需求增长带来的获利机会也是最终的驱动力。1996年巴西政府取消对牛肉出口价格影响巨大的内地流转税后,该国牛肉出口量进入十年快速增长区间,年出口量从25万吨飙升至近200万吨。“水牛”在欧洲进口和加工肉类市场的份额也从40%飙升至74%。随着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牲畜饲料和加工石油产品有着巨大需求的中国迅速成为巴西最重要的大豆出口目的地。到2017年,巴西80%的大豆出口将销往中国,仍然只能满足这个新兴市场大约一半的需求。为了满足世界上相对富裕地区居民对低价肉制品和蛋白质的需求,巴西人作为农产品的提供者,需要放火烧毁自己土地上的森林:冷战后近30年的全球化进程以其精明和残酷的逻辑,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2019年9月3日,巴西士兵在燃烧的亚马逊雨林中扑灭明火

    德国“铁血大臣”俾斯麦曾在19世纪80年代说过,“巴西是未来的国家,但它只是未来。”军政府最初认为,农产品和工矿原材料的出口只是该国完成工业化之前的一个过渡阶段,但并不期望巴西在这一“过渡”中永久停滞不前。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奇迹周期”中,巴西的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一度超过10%,国民储蓄总额翻了一番多。然而,重复的“美化陷阱”接踵而至:涌入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等特大城市的中青年人口无法获得足够的就业机会,被迫生活在贫民窟,带来巨大的安全风险。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全球油价持续上涨,导致严重依赖进口能源的巴西外债总额大幅增加。最终,在20世纪90年代初,它导致了近2500%的恐怖主义通胀率和席卷全国的经济萧条。三十年的努力几乎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卡多佐,一位面对危险被任命的前社会学教授,于1994年当选为巴西总统,随后连任两届。在他的八年任期内,他痛苦地将巴西电信和淡水河谷公司(世界第二大矿业公司)私有化,并放宽了几个经济部门的外国投资准入条件,试图通过面向市场的改革赶上经济全球化。然而,这位倾向新自由主义的总统运气不好。他刚刚开始迎接复苏周期,并受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后来,他无法将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和公共债务比率记录在案,最后他悲伤地离开了。然而,自由主义改革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巴西的农业经济曾经掌握在当地种植者手中,现在正越来越多地被跨国巨头操纵,国际资本已经成为亚马逊雨林纵火的新驱动力。

    从20世纪70年代末参与大豆品种改良开始,以孟山都为代表的美国农业科技企业在巴西“先锋运动”的背后出现和消失。然而,在现阶段,跨国企业只控制转基因种子、化肥和农药等中间环节,没有直接参与巴西农业和畜牧业的管理。1997年,卡多佐政府取消农产品出口内陆流转税后,美国农业巨头adm和bunge几乎同时决定通过并购进入巴西大豆加工市场。加上后来进入的嘉吉和最不发达国家,四个欧美农业巨头几乎垄断了巴西大豆的全部加工和出口。面对财力雄厚的经销商,分散在巴西中部和北部的“边境兵团”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只能根据对方的收购计划继续进行周期性纵火种植。将大豆加工成饲料和植物油后,这四大巨头与麦当劳、汉堡王等连锁餐饮企业联手,在当地市场直接销售加工食品,从而持续盈利。

    换句话说,一个开始购买种子和肥料的巴西大豆种植者将不得不接受美国跨国农业巨头连续几轮的开采。由于中间环节被“四大家族”垄断,他不能以自己喜欢的价格销售成品,只能得到随国际商品价格不断波动的报价。当四大公司将购买的大豆加工成植物油,用豆粕饲料喂养肉鸡,并制作汉堡肉时,豆类饲养者不得不再支付一笔钱来买回以他生产的大豆为原料制成的汉堡:而且这个汉堡的利润率必须高于他销售的大豆!难怪包括绿色和平组织在内的欧美环保组织近年来对麦当劳和其他食物链巨头发起了正面攻击。正是“巨无霸”汉堡中的牛肉和植物油给亚马逊雨林带来了灾难。

    即使不考虑病虫害等意外因素,跨国农业巨头产量的增加也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全球大豆和牛肉市场供过于求。2006年,这正是一个转折点:在欧盟环境保护政策和巴西中左翼政府的压力下,四大巨头被迫同意停止从新开垦的雨林地区购买大豆。工党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有针对性的计划来保护亚马逊雨林,派出飞机来监控种植园主和非法移民的纵火行为,这一举措曾在2009年将亚马逊的火灾率降低到20,000起。2010年后,巴西亚马逊地区全年火灾不超过5万起。显然,保护政策取得了成果。

    但是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即使在工党执政期间,巴西的财政收入对原材料出口的依赖也没有根本改变,除了最大数量的出口被大豆的离岸石油所取代。随着全球油价在2014年变成“熊市”,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在一年内萎缩了3.8%,经济萧条的压力再次笼罩着该国。极右翼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博索纳罗(Bosonaro)出人意料地赢得了2018年大选,其基础是人们对中左翼政权的“纠正”心态以及他们“重振巴西经济”的承诺。至于巴西《环球时报》所谓的“热带特朗普”开出的药方,无非是利用全球贸易环境的急剧变化,重启出口市场的牛肉和大豆生产。亚马逊雨林自然成了受害者——在今年1月1日宣誓就职后,博索纳罗立即宣布将亚马逊印第安人保留地的管辖权移交给农业部,显然是利用新解放的雨林作为拯救出口经济的生命线。结果,砍伐森林和纵火的现象再次出现,震惊世界的大火随之而来。

    博索纳罗在环境保护问题上说得对,“巴西不欠世界任何东西。”燃烧的亚马逊不仅是一场环境悲剧,也是上一轮全球化的许多黑暗面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巴西。环境保护组织本可以帮助缺乏科学技术资源的巴西农民采用更可持续的土地开垦方式。发达国家本可以在享受市场机制带来的丰富生活的同时,加大限制跨国巨头无限扩张的力度。巴西政府本可以建立更健全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其最终的自然依赖...但这一切最终都没有发生。因此,在2019年初秋,人们继续咀嚼牛肉,从远处观看大火燃烧。

    快乐8投注

    上一篇:保洁员捡到一袋黑色塑料袋 一看里面有30万……
    下一篇:光大银行行长葛海蛟任河北省副省长